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26集剧情:冷枪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12 16:24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26集剧情:冷枪
暗室对酌,言语如刀。
明烛反射那少女鬓上金钗光芒如剑光,映得眼神也熠熠灼热,火般燃着。
“帮我杀了他!”她急促而坚定的道,“楚王奸狡,国之害也!你如今已经得罪了他,他必不容得你活,与其坐困愁城坐以待毙,不如效力于我除此大奸!”
凤知微抬头,看进少女眸子,那一汪清亮如明镜如碧水,清澈得照见微尘,这双眼睛的眼神,是唯一和她不相似的地方……
半晌她轻轻抽回手,微笑:“殿下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“你明白的。”韶宁一番话说出,人也冷静了下来,“你明白他做了什么,你明白他想做什么,你明白,你应该听我的。”
凤知微默然半晌,道:“殿下,那是你哥哥。”
“我只有一个哥哥。”韶宁自斟自饮,喝得很快,“他和我一母同胞,比我大十二岁,我们的母亲早逝,我独居一宫彻夜哭泣,是他将我接到他宫中,一夜数次起床看我,我病了,他丢下国务守在一边,为此被父亲罚跪,我想出宫玩,他替我打掩护,出了纰漏他负责,我向往自由的青溟,他为此花费数月说动父亲,还煞费苦心安排十哥陪我……世人都说他轻狂庸碌,不当为国之储君,然而不管他是不是好储君,他是我唯一的,永远无人能够代替的,最好的兄长。”
“我的兄长。”韶宁脸上涌起薄红,重重放下酒杯,杯中酒液溅起泼上她手背,她抬手吮去,雪白手背衬得眸子黑亮逼人,“他死在我面前,死时胸膛破开,死后宗嗣不保,连皇家园陵都不能入葬,生于皇家,难道就注定这样的下场凄凉?”
凤知微闭上眼睛,脑海中隐约的血火一闪。
“我拒绝了为他毒害父皇,可我不会拒绝为他报仇。”韶宁凄然笑道,“魏知,连我都知道他死于宁弈连环局,你怎么会不知?你是不是觉得,我轻狂,我无知,我所谓的报仇,只是孩子在说气话?”
凤知微不语,心想你好歹聪明了几分,如今楚王势大,躲避尚且不及,你还要招惹?你想死,我不陪——
“我是天盛皇朝恩宠最盛的公主,这最盛两字,不是白说的。”韶宁冷笑,“我同样赐三护卫,寻常亲王护卫三千,我一万,而且全是御林军中最为精锐的高手,父皇彷古制赐我汤沐邑,为江淮道最为富甲天下的和嘉县,而且……父皇年纪老迈,膝下却渐虚,这些年参知政事,对我并无避讳。”
前面几句倒没什么,最后一句却令凤知微眉梢跳了跳,未想到天盛帝竟然对女儿偏宠如此,难怪宁弈一定要杀了她。
“殿下,这些话,不当我这微末小臣来听。”半晌凤知微诚恳的道,“无论如何您和楚王,是皇室血脉骨肉至亲,同室操戈,将来陛下要伤心的。”
“他难道现在就不伤心么?”韶宁古怪的看她一眼,“你说骨肉至亲,我以前也这么认为,可宁弈却未必这么认为,他以前那些事……”
凤知微的目光转了过来,韶宁却住了口,脸色不太好看。
“魏知,我要你帮我,也是想保你的命。”韶宁再次抓住凤知微的手,“你已陷身危险中。”
“公主你又何尝不是呢?”凤知微出神的看着杯中酒,突然抬首对她一笑,“你擅自出宫,可知当此多事之秋,危机重重?据说现在‘太子残余流窜于市’,尚在搜捕中,万一有个什么,出事了都没处找凶手。”
“不会的。”韶宁脸色变了变,“我带了很多护卫……”
“那些护卫,都可靠吗?”
韶宁脸色又一变,刚刚张口,突然桌上烛火一颤!
一颤间墙壁突然无声无息破开,一柄长枪毒蛇般穿壁而出,直戳榻上背对着墙的韶宁后心!
那枪来势快至无法言说,奔雷闪电,冷光一现已到近前。
凤知微搁在榻上小几上的手顺势向前一滑,一把扯住韶宁衣袖狠狠一拽!
韶宁被她拽倒,脸重重捺在桌上果盘,啪一下压扁了几只蜜桃,汁水四溅。
长枪呼的一声从韶宁头顶荡过,猛烈的劲风刹那间熄灭蜡烛,黑暗中枪尖寒光一亮,雷霆般继续向前,直奔凤知微面门。
凤知微唰的平平倒下,枪尖擦鼻尖而过,近到嗅得见铁质的森寒血腥气味。
一霎间屋外响声四起,衣袂带风声不断,顾南衣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,很明显他也被人绊住,来者武功,便如这隔墙出枪者一般,非同小可。
有人是下定决心,要将她两人置于死地了。
静室内灯火全灭,弥漫着桃汁甜腻的气息,毒蛇般的长枪枪尖微抖,嗜血的寻觅猎物。
黑影一闪,一个侍卫奔了进来,低呼:“公主!公主你没事吧!”
韶宁一喜,便要呼唤,却突然被冰凉的手捂了嘴。
那手掌肌肤细腻,隐约淡淡疏凉香气,韶宁瞪着眼睛,一片混乱中居然来得及想:魏知的手怎么这么小,这么细,这么香……
凤知微堵住韶宁的嘴,低低申吟一声,那侍卫奔到榻边,凤知微立即闪电般出手,五指如刚,捏住他咽喉,往那枪尖一送!
“嗤。”
枪尖入肉,鲜血喷溅,那侍卫喉头格格作响,瞪大的眼眸刹那光芒一亮,倒映出同样震惊无伦的韶宁眼眸,随即那光芒渐渐淡下去,如烛火颤颤一摇,熄灭。
不见血不肯收的厉枪,终于满意的收了回去,自墙壁上穿出的枪眼中一闪不见。
凤知微立即拽着满脸桃肉的韶宁便向外冲,刚到门口人影一闪和一人撞个满怀,鼻下气息清涩洁净,便知顾南衣到了。
“送她回宫!”凤知微把韶宁往顾南衣怀里一塞,她不能让韶宁在和她私下相约的时候出事,要死换块地方死。
“不去!”顾少爷干脆的把韶宁拎到一边,习惯性来摸自己的凤小厮。
“乖,要去。”凤知微假笑着让开,“必须的。”
“为什么?”顾少爷做事,需要一个理由。
“因为。”凤知微扶着他的肩把他向外推,正色道,“你是我的人。”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