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32集剧情:泪痕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7-24 10:09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32集剧情:泪痕
 
他的天地,一尺,三寸。
身前身后,一步距离。
二十二年岁月,他行走在自己的一尺三寸里,无人敢于走近,也不让人靠近。
然而今日如冰封被打破云层被洞开,那人轻俏而不容拒绝的靠近,依在他肩,清甜的呼吸拂动他颊侧的面纱,掠在脸颊上,柔软而凉。
顾南衣有点茫然,有点疑惑,他微微皱着眉,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那么近那么静的呼吸,近在耳侧,湿润温暖,他应该讨厌的,正如他讨厌粗劣的布料吵杂的声音刺眼的光亮……所有的声音都如碎木吱嘎,所有的光亮都如白电刺眼,粗劣的衣物好似磨肤的砂纸,甚至那些脸,常常也裂成一堆令人恐惧的碎片。
然而此刻这静而切的呼吸,却让他突然觉得幽谧难言。
他不知道如何描述那感觉,恍惚间似乎听见很多很多年前,是谁那般轻抚着他的发,说,我的南衣,爹娘一生无有他愿,只望你懂得快乐的感受。
快乐……感受……两个词他都不明白。
他微微偏头,去看肩上的脸,那女子闭着眼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像风中的黑翅蝶,浓烈的芍药馥郁香气自雕栏侧袅袅迤逦,却不及她的香气静美婉约。
轻轻放在他肩上的手,纤细如葱,指节玲珑,指甲闪耀着珠贝一般的光。
顾南衣微微仰起头,迎面于夏日丽风。
感受……原来这叫感受。
凤知微不知道这一刻,这永远凝定如玉不被打破的男子,有了人生第一次的起伏波动,如雪山皑皑万年封闭,却突启明光一线,只待在某一刻訇然中开。
她只是觉得累而疲惫,需要一个安定的憩息,而那男子沉默岿然,能够承载起她这一霎所有悲凉心酸。
脸朝下,微微在他肩腻了一下,随即她微笑抬起头来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般道:“走吧。”
看着那女子步伐轻快当先而行,顾南衣微微偏头,脸颊靠上刚才那犹有余温的地方。
脸畔有淡淡香气,他仔细的嗅了嗅,随即觉得脸上有些潮湿。
顾南衣伸出手,摸了摸自己的脸,将手指举到阳光下,隐约有淡淡的水迹。
他大惑不解的看了半晌,突有所悟的摸了摸自己肩上,刚才凤知微脸靠过的地方。
摸着了微微的湿润。
长廊幽深,夏日的光影斑驳的转了来,光影里那人手停在自己的肩,伫立,久久。
 
秋夫人已经命人在“璃华居”正堂等了很久,魏大人却迟迟不来,又不方便自己出门去迎,正疑惑间,忽见一人蓝衫飘飘,披着日光而来。
出来查看的婢子急忙回去内室禀告,秋夫人带着一大堆丫鬟婆子迎出来,正有点疑惑怎么没有秋府管事陪同,凤知微却已微笑长揖:“见过秋夫人。”
“叫我伯母好了。”秋夫人笑得十分和蔼,老爷出征前,特意关照了她,这位魏大人少年得意天子近臣,不仅万万不可得罪,还得尽量笼络,千万不要怠慢了。
而那少年不卑不亢立于堂中,雅致清秀,倜傥风流,也确实让人一见心喜,秋夫人一边亲切让座,一边暗叹自己的三个儿子,怎么就没一个有人家这人才。
主宾寒暄了几句,依秋夫人意思,在内院见魏知,这不过是秋府以示亲切之举,既然魏知称秋尚奇世叔,自己作为长辈招待下也是应该,寥寥几句,端了茶,以后便由秋家三位公子招待这位少年文臣才对,于是她很快便端了茶。
端了茶,凤知微却不动,竟然自己也端起手侧的茶,慢慢的饮,还对身侧顾南衣笑道:“秋府的香山雀舌很不错,你也尝尝。”
顾南衣将一直搁在肩上的手放下来,捻了捻手指,确定哪里都不湿润了,才一把将凤知微递过来的茶推开,道:“脏。”
凤知微一笑,秋府上下脸却青了。
秋夫人脸色也很难看——这魏知是不是出身乡下,不懂规矩?还有他这个随从,一个随从怎么可以也坐在主人身侧,还大放厥词?
“夫人。”凤知微将茶喝完,才慢悠悠道,“小侄有些话想和您说……”
她不继续说下去,眼光向四面一转。
秋夫人愣了愣,凤知微又道:“前日我到虎威大营去了一趟……”
秋家三公子刚刚得了恩荫,在虎威大营做了个录事参军,秋夫人听了这一句,神色一凝,手一挥,丫鬟婆子立即悄无声息的退下。
“夫人真是驭下有方。”凤知微轻飘飘赞一句,站起身来,“秋府气度,比以往更森严了。”
秋夫人正要谦虚,忽然听出了这句话中不对劲的地方。
“以往……”她困惑的望着凤知微,为什么这个魏大人,语气中对秋府如此熟悉。
凤知微笑笑。
“皓儿还未长成,微儿又不太懂事。”她含笑看着秋夫人骤变的脸色,“一直让您操心了。”
“你——你——”秋夫人退后一步,手扶住椅背,摇摇欲坠。
“我是魏知。”凤知微负手,目光平静而怜悯,“现在是,以后也是,在朝中是,在秋府也是。”
她递过一纸信笺:“这是秋世叔留给夫人的信。”
秋夫人看完,脸色铁青,将信纸在手中狠狠一揉,想想不妥,又赶紧展开。
凤知微笑吟吟看着她。
以她现在的身份,要得到秋尚奇的字太容易了,拿去给燕家那些多才多艺门客一学,一封秋尚奇亲笔信就炮制而成,信中语气含糊,只再三叮嘱魏知能力极大,秋府如今没有主人,夫人务必遵从其一切要求安排,以求精诚合作云云。
那信看在秋夫人眼里,似乎秋尚奇已经明白了凤知微身份,犹自要求她不得违背,又想起老爷临走前确实再三嘱咐要好好结交这“魏大人”,一时心中翻江倒海,怔怔无言。
“夫人。”凤知微淡淡道,“我既然对您和秋大人坦诚相见,您就不必担心我对秋府有任何怀恨之心,秋大人不在,以后这府中诸事,还得你我戮力同心才好。”
秋夫人望着凤知微,明白她说的是实话,以她现在身份,秋尚奇又不在,她要真想动手,秋府还不任她揉圆搓扁?如今她亲自来这一趟,将身份暴露,便是表明诚意,自己再不识好歹,当真要得罪她到底?到时候又谁来给她撑腰?就算自己娘家出面,也未必能管得了秋府的事。
只是直觉的不安,却又没有好办法,老爷不在,她没了主心骨,被驱逐的凤知微竟以这样的身份石破天惊而来,这震撼的消息,也完全撼昏了她的神智。
“你……要什么?”半晌她软弱的道。
“您见外了。”凤知微笑,“我本就是您的外甥女,我的就是您的,您的也有我的份,还说这么清楚干什么呢?”
秋夫人张了张嘴,脸色青白,凤知微亲切的看着她,笑道:“我这个身份,您自然是要保密的;秋府,凤知微是要回来的;从今后,凤知微就被您从江淮娘家给接了回来,而魏大人,还是秋府的世交好友之后……您明白吗?”
秋夫人怔怔的站着,暑热天气,背心里竟生出凉凉的汗,看着凤知微满是笑意的脸上那完全没有笑意的眼眸,只觉得凉气一阵阵从心底冒上来。
她从来就没低估这个外甥女,但还是低估了太多!
“你好我好大家好,从今后,该怎么对待回府的凤家小姐,想必我不必再关照您。”凤知微意态轻闲的拍拍袖子,“自然,投桃报李,秋府,以及三位兄弟,我会好好照顾的。”
秋夫人有点茫然的坐下来,半晌道:“知微,以前……”
“请叫我魏大人。”凤知微笑容可掬。
秋夫人努力顺了顺气,刚想说什么,忽听不远处一阵鼓噪。
“抓刺客!有刺客惊扰夫人!”
还有安大娘如丧考妣的破锣嗓子哭叫:“夫人!夫人!老奴险些被凤家贱人打杀,您千万给我做主!”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