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46集剧情:非你不娶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8-02 09:28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46集剧情:非你不娶
 
你救谁?
长廊里天盛帝被侍卫总管的剑架在脖子上,长廊下凤知微被五皇子的匕首顶在腰眼要害。
这似乎是完全不必考虑的命题。
假山上的利箭一丝不挪的对准五皇子,毫不因为凤知微在对方手中而有所放低,宫城值卫,长缨卫和御林军各司一半,现在出现的,是宁弈统管的长缨。
“韦永!”天盛帝怒叱,“你昏了头!竟敢挟持朕!你以为你能活着出宫?”
“微臣没打算活着出宫。”他身后,一把推出凤知微随即剑挟天子的侍卫总管韦永,语气平静,眼神却很晦暗,“常家对微臣有再造之恩,至今照拂着微臣老母,这条命,自然是常家的。”
“常家。”天盛帝冷笑,“常家!”
“韦永,放下你的剑。”宁弈终于开了口,一眼也没看廊下五皇子和凤知微,始终紧紧盯着廊上这两人,“迷途知返犹未晚,只要你此刻回头,我保你老母无事。”
韦永只惨笑摇头,默然不语。
“你要怎样?”宁弈皱眉转向五皇子,“五哥,你何苦来哉?非要拼个鱼死网破?为人子者,岂可这样逼迫亲父?你这不是逼得我宁氏皇族父子相残么?”
“算了吧!”五皇子冷笑,“你还不了解咱们刚毅决断的父皇?当年老三怎么死的你忘记了?望川桥上父皇也曾说既往不咎,从此仍是和睦父子,然而当他跪下解剑的时候,等着他的又是什么?”
宁弈脸色变了变,一瞬间眼色黝黯,天盛帝怒哼一声,听见这声怒哼,宁弈脸色立即恢复正常,淡淡道:“你如此执迷不悟。”
他突然退后一步,目光对着暗处一扫。
五皇子立即警惕的目光一缩,直觉身处危险之地,一转眼看见对面御书房门户大开灯火通明,空荡荡没有任何人,顿时眼神一亮。
“我们不要在这里说话,”他的刀紧紧顶在凤知微腰眼上,推着她向前走,“进御书房好好谈,还有,即刻宣阁臣们进宫!”
“五哥还是省点事。”宁弈冷笑,“去哪里都是一个下场,平白费了力气。”
他身子隐在长廊暗处,看不清表情,他越不愿移动,五皇子越不安,想着外面肯定已经被他布置得铁桶也似,倒不如进御书房,还好挡挡暗箭。
“喂,我说五皇子。”凤知微在他耳边咬耳朵,“御书房千万别进,你看那屏风后书案底,难保都有埋伏,到时候你自己倒霉,可别连累我。”
真是胡扯!五皇子冷笑一声,御书房屏风是乳白生丝屏,灯光一照一只蚂蚁都能看见,书案底造型奇特,无法容人,这两人狼狈为奸故布疑阵的,倒越发可疑。
他竖起耳朵,隐约听见夜色中有吱嘎拉弦之声,心中不由一紧,想起曾听说老六手下有一批能人,其中就有武器制造高手,这拉弦之声,会不会是某种准头极好的可以远射的劲弩?
“进御书房!”他的眼光掠过书房正对着门口的江山舆图,标了蓝色的西平道长宁藩封地和标了深红的闽南道疆域正入眼底,又看见御书房上方匾额上“圣宁永固”大字,心中隐隐的便起了一个念头,越发的觉得可行,是眼前这死局的唯一生路,便加紧的推凤知微,又示意侍卫总管将陛下架着往内退。
“哎哟不行。”凤知微磨磨蹭蹭磕绊着脚步,“五皇子你顶得太重,我脚软。”
“别玩花招!”五皇子现在可是一点都不信凤知微,刀尖入肉三分,“进书房!宁弈,给我宣阁臣!”
细细的血色自青衣上洇开,凤知微低头看看,叹息。
宁弈的目光一掠而过,没有表情。
“五哥你不用枉费心思挟持一个小臣。”他突然道,“和陛下比起来,他的分量还不够看。”
“六弟你不必枉费心思劝说我放手。”五皇子冷笑,“够不够看我无所谓,拉个垫背也好!”
他一步步往御书房走,手中匕首寒光隐隐。
“宣阁臣,父皇当阁老面,金册勒文,立我宁氏血誓,今日之事绝不追究,违者天诛地灭,宁氏皇朝一代而亡!然后礼送我出京就藩,封在西闽道,从此后父子相安,永不相见!”五皇子细齿咬在唇间,眉宇决然。
“你先进去!”他命令宁弈,“不准落在后面!”
“所有人退后!”他仔细辨着黑暗中的呼吸,紧紧盯着天盛帝和宁弈,天盛帝沉着脸,挥挥手,那些假山上的弩箭,无声撤去。
四面静了下来,只闻风声和几个人的紧张呼吸之声。
宁弈冷笑一声,当先过去,他面对着天盛帝倒退而入御书房,紧张的注意着被挟持的天盛帝的安危,没注意到脚下门槛,绊了一下,将门槛旁盆架绊倒,急忙站稳,顺手扶起盆架。
“老六,这可不是腿软的时候!”五皇子远远看着宁弈退进去,讥笑一声,头一甩,韦永架着天盛帝,跨过门槛。
因为宁弈扶起的盆架没有完全放好,挡住了小半边右边门户,韦永只得将天盛帝逼到左边,自己侧身而过。
“蓬!”
寒光如雪!
是右半边门槛中冒起的雪光,刹那间碎羽成片,呼啸着自下而上直奔韦永!
完全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,机簧强劲,射入韦永下半身,血光暴涌!
韦永惨叫一声,伸手去拽天盛帝。
月白人影一闪,宁弈闪电般掠过来,一把拉过天盛帝,却没有对韦永动手,而是擦身而过,直扑五皇子。
他扑出,用此生最快的速度,隐约听见身后韦永厉哼,似有风声呼啸,却也顾不得。
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之间,五皇子只觉得眼前雪光一亮,随即宁弈便扑了来,他一片混沌中不及思考和动作,怔在当地。
“别杀他!”与此同时一声厉呼,一道白影狂奔而来。
而头顶廊檐突然碎裂,烟尘里无声无息探出一只衣袖淡青的手,伸手就去拎五皇子的头,看那手势,只要一拎,五皇子的脑袋就会和身子永远告别。
惊叫方起,五皇子霍然一醒,混沌中只觉烈风扑面,眼前光影缭乱根本辨不出哪此人扑了过来,心知今日再无幸理,目中厉色一显,手中刀往下一按!
诸般纷乱,发生在同时——
宁弈已扑到。
只穿单衣的韶宁公主不知何时已经冲到近侧,用身子去撞五皇子的刀。
五皇子头顶屋檐上闪电般探出顾南衣的手,就要去拎起五皇子。
因为发生在同时,所以——
韶宁公主没撞上五皇子的刀却撞上了顾南衣的手,将他的手撞偏一分。
偏了的一分打在五皇子胸上令他后退一步,已经赶到完全救得及凤知微的宁弈便没能抓到她,反而再次撞上顾南衣反抓回来的手。
三个要救人的人同时撞在一起,五皇子反而没人管。
刀在腰眼,一捺便要命。
刀已捺下。
青衣溅红。
一瞬间宁弈眼色也一红。
他抬手就对着五皇子一剑,另一只手一把拉过凤知微就去堵她的伤口,然而那一剑还没及着五皇子,五皇子便木头般的倒下去,而他忽然也觉得,触手那伤口的手感,似乎有些奇异。
他低头一看,手上粘粘的,甜甜的,红而馥郁。
新鲜的海棠酱。
对面那女子呼吸相闻,也带着淡淡的海棠香气,似笑非笑的道:“我的海棠酱大饼,不止一块。”
宁弈一刹间明白,凤知微送书时,因为不知道五皇子会对她哪个部位下刀暗杀,事先大概在所有要害都贴了大饼,腰间一定也有,她先前磨磨蹭蹭绊绊跌跌,大概就是想将大饼位置再调整调整,也有分散五皇子注意力怕他发现的意思。
五皇子太过紧张,居然被她的海棠大饼骗过两次。
淡淡香气传来,那女子眼眸轻松笑意盈盈,永不为风雨摧折的安详雍容,宁弈心中也霍然一松,脸上泛起淡淡红潮,他望着她,声音有点嘶哑的道:“那就好……”
五皇子躺在地下,被刀剑围着,他只是被凤知微趁机反制了穴道,并没有死,此刻从他的角度,正将宁弈的神情看个正着,刹那间恍然大悟,想了想,却森冷的笑起来。
他笑,一边笑一边咳,对凤知微讥诮的笑,“看,你没猜错吧,他还是该救谁,就救谁。”
诛心之言。
宁弈脸色一变,想要说话,突然脸上潮红又泛,轻咳一声竟然没说出话来
凤知微并没有看宁弈,浅笑俯首对五皇子道:“别五哥笑六哥了,换成您,一样是这个抉择。”
语气和婉,毫无怨意,听在宁弈耳中却觉得似乎心中突然被揉进了一把沙子,糙糙的揉捏着到哪哪生痛,一张口又想说什么。
一只手突然伸过来,一把抓走了凤知微。
顾南衣将凤知微揉在自己怀里,冷冷的道:“碍事,让开。”
宁弈退后一步,扶住了廊柱,他看着凤知微,突然觉得自己不需要再解释。
如果她也那样认为,他说也未必有用。
如果她不那样认为,天下人谁说也无用。
他等着凤知微开口,以她的聪慧,想必能看出那一刻他计算无误,如果不是中途出岔,完全能救得她。
凤知微却依旧没有看他一眼,顺从的依着顾南衣,懒懒在他怀中转身。
宁弈的神色,黄昏暮色一般的暗下来,半晌自失一笑,却始终站在原地没动。
他不知道——
凤知微一转身,便在顾南衣护持里露出一丝微痛之色。
她的手,轻轻按着腰,那里,鲜红的海棠酱下,有一些潺潺的同色液体,无声无息掩在那甜腻液体之下流出。
大饼的厚度,是有限的。
五皇子最后爆发用的力气,却绝不会留情。
她垫了饼,趁五皇子分神也挪了位置,还是难免受伤。
本来可以避免的,都是阴差阳错不凑巧。
凤知微的神色,黄昏暮色般的暗下来,她也自失的一笑,心想那日书院对谈言犹在耳,该死的不幸又被自己料中。
她始终没有回头。
 
 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