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47集剧情:灌酒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8-03 09:17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47集剧情:灌酒

好好好,魏知非你不嫁,你非魏知不娶。
凤知微气急反笑,在半空中嘿嘿道:“公主,有没有人告诉你,霸王硬上弓,常常一场空?”
“本宫只知道,”韶宁公主气势汹汹答,“当为却不为,到头一场空!”
“……”
八个壮汉抬着捆成僵尸状的韶宁公主家的战利品,招摇过市,僵尸凤知微于半空之中悠悠荡荡,望天长叹道:“这年头,男色误人啊……”
一群跟在后面躲躲闪闪意图看热闹的内侍,纷纷闪了腰……
闹哄哄行到御书房,陛下不在,说是叫去枫昀轩,又冲去枫昀轩,人还没到,二楼窗户霍然打开,一人探出身子嚷:“哎哟,这不是魏大人吗?哎呀,怎么竖着出去横着进来啦?”
凤知微直挺挺一瞅,赫连铮笑得眉毛都飞起来的脸冲入眼帘,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?
“早啊世子。”她笑眯眯打招呼,“请恕下官甲胄在身不能施礼。”
赫连铮身侧,突又冒出一个人来,抱着个茶盏,仔细的看了看凤知微,道: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魏大人这个姿态倒撩人得很。”
凤知微掀掀眼皮,将楼上那人也仔仔细细打量一番,道:“远近高低各不同,殿下这个表情也发人深省得很。”
赫连铮心情大好,哈哈大笑,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殿下,魏大人可不是任你欺负的庸臣哦!”
“只缘身在此墙中。”宁弈抱了茶杯淡淡转身,“青溟书院塔楼上那墙,真高。”
赫连铮:“……”
“韶宁你在干什么!”这边在打嘴战,那边又开了个窗子,天盛帝铁青着脸站在窗前,瞪着楼下。
韶宁倔强的昂起头,大声道:“父皇我不要嫁别人,我和魏知在御花园……”,话说了半截忽听半空中僵硬的凤知微闭着眼睛声音更大的道:“陛下请恕微臣甲胄在身不能施礼,微臣刚才在御花园梦游,听见了一出戏本子,内容是御花园私定终身,呆书生不解风情,微臣觉得这戏本子很好,很喜欢,很戏剧,公主却不喜欢,微臣觉得公主不喜欢一定是微臣的错,是微臣没能绘声绘色将本子讲得令公主心甘情愿的喜欢,微臣惭愧无地五内俱焚,于是自缚来给您谢罪了……啊,多谢公主派侍卫帮忙将微臣抬来,微臣不小心把自己捆太紧了。”
楼上有人在笑,阁臣们都在轩内办公,听着这一套话都对视一眼,心想魏知这小子实在滑头得泥鳅似的,明明是黑他能说成白,不动声色便把事情搅了过去又说明了原委,既堵了韶宁的话又全了皇家体面,难怪陛下一见他就眉开眼笑。
天盛帝在楼上听着,有些绷不住的模样,勉强皱着眉喝道:“都还是孩子,这点子事跑到枫昀轩来胡闹什么?都给朕回去,韶宁!你越发不像样,当真要朕禁你足么?”
韶宁仰着脸,听着凤知微那话她脸色发白,心知自己要说什么都已经被魏知堵了回去,这个人心思如海,心硬如石,她斗不过,也得不到,软求、慢磨、硬要——动不了他一分一毫。
她倔强的仰了脸,眼眶里慢慢盈了一泡泪,却因为那昂得太高的姿势,泪水滚动着便一直不落,如两颗晶莹的珍珠,在日光下溜溜的颤着。
天盛帝看见爱女这般神情,有点惊愕这孩子竟然不只是兴趣,竟有几分真正动情的模样,心中刚一犹豫,却听身后宁弈笑道:“小妹太胡闹了,堂堂朝廷重臣,前途无量的少年英才,给她这么一闹,叫人家以后怎么做人。”
天盛帝一醒,眼神又冷静下来,确实,朝中不乏人才,翰林院才子一抓一把,但大多书生误国,偶有几个政务通达又有真才实学的,往往性子高傲狷介,难以共事,魏知是近年来少有的才华见识兼具的人才,更兼年轻练达,极有分寸,假以时日,必成首辅之才,这样的人,给公主做了驸马,从此与仕途无缘,太可惜了。
何况这魏知,对公主也不见得就有情,便是出于心疼爱女,也不必硬凑合。
“韶宁!”他硬起心肠,厉声道,“滚回去!不许再出来!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!”
又命人给凤知微解绑,凤知微活动活动手脚,给天盛帝行礼,笑道:“陛下宽宏,不怪罪微臣失礼,也请不要怪罪公主,接下来便是好日子,莫要坏了公主心情。”
她这么一说,天盛帝越发觉得有必要禁足韶宁,都快议婚的人了,还这样乱跑绑人的,到时候婚后驸马心生不满怎么办?当下一拍栏杆,喝道:“把公主请下去!玉明宫不许任何人出来!”
这是无限期禁足的意思了,韶宁公主这回倒不哭不闹,白着脸仰着头,狠狠瞪了父亲一眼,扭头就走,回身的那霎,一滴眼泪落在尘埃。
凤知微负手背对她立着,面色平静无波——对于韶宁,当断不断反而害了她,今日一番明白拒绝,想必从此她也可以收拾一番错掷的芳心了。
一抬头看见宁弈倚窗看下来,眼神似笑非笑,突然对她做了个口型。
凤知微皱眉望了一眼,半晌才揣摩出那两个字。
“黑心。”
==========
“天盛帝给韶宁公主选了永安侯王氏的儿子,暂拟明年完婚,凤知微也算完结一件事儿,出宫后先回到了秋府,因为凤夫人最近往萃芳斋去了好几次,若不是凤知微安排了人时刻挡着,凤夫人便闯进去了。
“皓儿不见了。”凤夫人一见她,也不问她怎么长时间不在,直接道,“你能帮我找找吗?”
凤知微望着她,心中涌起很多疑问,淡淡道:“在刑部大牢里。”
“怎么了?”凤夫人震惊。
凤知微将事情简单说了说,凤夫人神色变幻,半晌道:“你弟弟只是贪财,你还是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吧,他哪里吃得了那样的苦?”
“您就这么肯定我能救他?”凤知微一笑。凤夫人脸色一变,随即也一笑。
“你是我的女儿,你能做到什么,不能做到什么,我清楚得很,何况你若去求求呼卓世子,凤皓应该能放出来的。”
凤知微心中一沉,半晌冷笑道:“上次求亲您可是将人家打了出去,现在要去求人家?”
“你不去,我去!”凤夫人扭头就走,“我只是看中草原男儿仗义性子,没有拿你送人的意思。”
凤知微怔了怔,隐约觉得今天的母亲有些不同,缓了语气,道:“好,我会放他出来,但是……”
“怎么?”
“救出弟弟,我们一家子,离开帝京好不好?”凤知微想着宁弈的话,注视着凤夫人,缓缓道,“帝京居,大不易,我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活,好不好?”
凤夫人突然停住脚步。
从凤知微的角度,只看见她衣袖下的手指绞扭在一起。
凤知微知道母亲向来只有在心神震动之时才会有这样的动作,她盯着那双手,突然道:“我不问您弟弟的身份,我不问您为什么那样培养我,不外是要我保护他,为了您,我认,我只是想提醒您,既然凤皓是您的心头肉,为什么还要来到情势复杂的帝都?如果您认为大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,那么我告诉您,这个办法对凤皓不适用,他活在天高水远不为人知之处,还有可能活得长一些。”
凤夫人震了震,没有转身,绞扭着的手,突然松开了。
半晌她回转身,认真的盯着凤知微,“这是你真心话?”
“是。”
“你对帝京无留恋?”
“……是。”
“好。”凤夫人望着她,一瞬间眼神既失望又释然,却毫无犹豫之色,“那等你将你弟弟救出来,我们一家三口,就离开帝京。”
“好,”凤知微压下心底突然泛上的酸涩和微痛,一字字道,“带回凤皓,我们就走,从此后山高水远,和帝京后会无期。”
“出了秋府,凤知微正准备写封信带给宁弈,请托他放出凤皓,忽然又接到旨意宣她进宫,只好再匆匆赶去,进了枫昀轩,看见赫连铮正对着北疆地图口沫横飞,原来秋尚奇对大越首战告捷,消息传到帝京,因为呼卓部也有参与战事,天盛帝特地将他叫来,也有同乐的意思。
凤知微道了喜,天盛帝露出一丝喜容,却又有不快之色,将手中一叠书简重重往案上一扔,道:“刚到了一批南海的折子——常家果然把持得深,南海那批混账很是妄为,开船舶事务司的诏告一下,折子雪片似的递上来,大多说南海道已经有了通航司,如今再设事务司完全多余,机构冗杂枉耗国力,还夹了南海父老的万民请愿书,说世家把持南海各业,百姓苦不堪言,如今还要给这些世家官身荣诰,南海父老将再无立足之地,你看这句‘陛下何以助巨蠢侵吞之力,置我南海万民于水火之地!’竟然骂起朕来!”
“那边闹得厉害。”胡圣山悠悠插了一句,“也不知道谁煽动的,百姓轮番冲击南海各大世家,抢夺货物,砸沉货船,雇工罢工,那边世家也开始反击,控制商贸往来,反手收购米粮,物价开始飞涨,官府却一直坐视不理,反而和朝廷要赈灾,笑话,南海水米丰足,天盛第一商贸繁荣之地,要赈什么灾?”
“人灾!”一个阁臣冷峻的道。
凤知微笑了笑,心知这是常家的反击了,想必已经看出开设船舶事务司的真意,一方面想保护自己勾结海寇的阴谋不会暴露,另一方面也想试探朝廷对铲除常家的决心。
“陛下其意如何?”她笑问。
“国策岂能随意更改?岂能为宵小所制约?”天盛帝冷然道,“只是有一件事需得提防,南海世家本就势大,如今朝廷扶持,万一膨胀过快尾大不掉,那岂不是又一个常家?”
“事务司只是临时机构。”凤知微道,“和当地各级官府互不统属,再派驻朝廷官员看着,世家的手,伸不了那么长,南海世家微臣知道一点,多年来被常家统领的南海官史压得苦不堪言,如今朝廷表态,必然换得他们全力支持,等常家事了,船舶事务司可改设其他机构,到时给世家一个荣爵便是,陛下不必太过忧虑。”
“你说的很对。”天盛帝目光灼灼看她,“事务司建立本就艰难,和各级官府的交道需要既长袖善舞又有决断的人才,更难的是建立之初的体制规定和对世家合理的控制,眼前就是缺一个比较熟悉情况,又对朝廷忠心耿耿的能臣去办埋这事。”
凤知微一怔,敢情老家伙说了那么多,原来主意打在自己头上了,等着她自告奋勇呢。
“陛……”她沉吟道,“微臣才能浅薄,实不该擅自请缨,只是此事既然是微臣献策,如今南海生乱,微臣责无旁贷,只是书院那边和编纂处那里……”
“你不能谁能?朕就知道你忠心为国!”天盛帝眉开眼笑,“编纂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,无妨,书院那里,既然暂时缺人管理,不如你将那些将来会走恩荫的世家子弟挑几个,一并带去,省得留下来搅事儿,将来跟着你历练出来,也好授个实职,这个你自己去挑。”
凤知微怔了怔,没想到皇帝这么大方,这是允许她培养自己的实力了,话说到这个程度再推辞就是祸,赶紧跪下谢恩:“臣遵旨。”
“等下朕点选部分长缨侍卫随你去南海,燕家那小子也一起回去。”天盛帝道,“南海还有动作,你早点过去最好,即刻就动身吧,反正你在帝京也没什么家人要辞别。”
凤知微又一愣,只好应是,一边想着娘那边来不及告别弟弟来不及捞出刑部大牢,只好对宁弈使眼色,谁知道那厮仿佛看不懂,就对住她笑,笑得一副风生水起眉目生花的模样,看得人眼睛都花了花。
笑什么笑!花痴似的!凤知微暗骂,一边又庆幸——出远门了,自由了,不用有事没事都看见楚王殿下销魂的笑了,真好。
 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