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55集剧情:爱之阔大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8-10 09:42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55集剧情:爱之阔大
 
“来,吃药。”
“哦……咦宁弈你看!”
“不用看,宁澄不会出现,燕怀石没有过来,刺客根本不存在,华琼肚子里的孩子没事……我说凤知微,你这招已经玩腻了,别想再转移我注意力——吃药。”
“哦。”
某个想使诈被识破的人,乖乖要去接药碗。
“我喂你。”宁弈一让,“不然你又不知道玩什么花招。”
“你又不方便,喂什么喂。”凤知微躲闪,“我怕你喂到我鼻子里去。”
“我看得见你。”宁弈答得简单,却似有深意。
凤知微不说话了,眉毛耷拉下来,她不是任性的小孩子,良药苦口自然知道,只是这药也太恐怖了些,就算是童子尿估计都比这好喝,她喝了很多天,不仅没能喝习惯,还越喝越畏惧。
杯盏银勺交击声细脆响起,坐在她榻前的宁弈神情宁静,银匙里药汁不仅味道恐怖气味也很嚣张,他似乎没闻见,还特意在自己唇边嗅了嗅,才准准的递到她口边。
凤知微看着袅绕热气里,他原本波光明灭此刻却有些暗淡的眼神,心口一堵,一口药不知不觉便咽了下去。
四面很安静,屋顶上有细细碎碎老鼠般的声音——那是顾少爷在吃胡桃,听着很安逸。
不屈不挠将一碗药喂尽,凤知微吐出一口长气,还没来得及开口,雪白的帕子已经轻轻按在了她唇角,“别动。”
拭尽唇边残留药汁,凤知微再次张口,这次一枚甜兮兮的东西投入了她口中。
“陇西的九腌蜜梅,”宁弈似乎自己也在吃,“我看不错。”
“都被当成小孩子了。”凤知微笑,“真正做小孩子时生病,也没这个待遇。”
“那便现在补给你。”宁弈笑笑,抚了抚她的发,“加倍的。”
凤知微心中又是一颤,转开眼光,看着窗外秋景,道:“今儿天气不错。”
“去外面坐坐吧,也透透气。”
顾少爷飘下来,一手拎起病人,一手拎起软榻,不劳殿下费神的将人送了出去,本想软玉温香抱抱佳人的殿下,有点郁怒的跟着。
顾少爷生疏笨拙的给凤知微铺好软榻,将她往上面一放,又呼啦啦给盖上三层毯子,凤知微埋在厚厚毯子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,艰难挣扎着和他说谢谢。
顾少爷满意的坐回屋顶继续吃胡桃了,凤知微向宁弈求救,“快点……压死我了。”
宁弈笑一笑,揭去两层毯子,给她重新整理好铺得凌乱的褥子,有点得意的道:“你看,你还是缺不了我。”
真是自恋啊,凤知微不承认,“暂时而已。”
“暂时也好,”宁弈坐在她身侧,“我就恨你太要强。”
凤知微不说话了,两人静静坐着,秋色已深,园子里一色深深浅浅的红枫,夹杂着各色菊花浅紫明黄,华美而萧瑟,天空很高远,偶有南飞的北雁,浅黑的羽翼划出洁白的弧线,将一朵云掠散。
两个人一坐一卧,在沉静的秋景里分享彼此的沉静,听花辫从枝头簌簌散落,听鸟儿的翅膀掠过带露的草尖,听残破的荷叶上泻下晶莹的水珠,看见看不见,没那么要紧,景在心中,人在心中。
安静持续了很久,直到远处隐约有一点细碎声响,似是步伐匆匆向院子而来,凤知微抬起头,慢慢笑了下。
“保重。”她道。
宁弈慢慢俯下身来,微热的呼吸拂在她耳边,凤知微没有让,感觉到他的唇最终贴在耳侧,润而软,和语气一般的轻:“等我。”
凤知微默然不语,他轻轻的咬她耳垂,不轻不重的力度,有点刺痛有点痒,却又似乎不是痛痒在耳垂。
他的华艳又清凉的气息,秋日云一般悠悠远远的罩下来,而眼神似飘摇的舟,要载了谁的心,荡过分离的彼岸去。
她不说话,他便不让,耳边有低低的呼吸,轻而浅,似是怕惊了她此刻的脆弱,但那咬啃里又带点不屈不挠的力度,凤知微微带喘息的笑起来,半晌道:“总是要等你一起回京的。”
她抬手,就势抚了抚宁弈的下巴,触手有点胡茬,她一笑轻轻拔去,换得他低沉的笑,她眼波流动,嫣然道:“我记住你现在的轮廓了,到时候给我查出瘦了,可不饶你。”
“如何不饶我?”宁弈的笑声带了淡淡快意。
“杀了你,和你势不两立。”凤知微柔声答。
“好,等你来查。”他不轻不重又咬了一口,撒开手,笑意里多了几分暧昧,“想怎么查就怎么查,别说脸,哪里……都可以。”
凤知微缩回手,白他一眼,想他看不见,也无可奈何,悄悄摸了摸自己耳垂,是咬红了,还是自己变红了?
“把那孩子带去吧。”她道,“我当初救下他,就是想着是不是可以对你的眼睛有帮助,不想最后是给我用了,还有那位名医,你看看是不是也带去,一起想想办法。”
“那是你的名医。”宁弈语气突然有些淡,“不会供我驱策。”
凤知微有点诧异的看了看顾南衣方向,确实,那位名医很是神秘,到现在为止她也没见过,顾南衣并不提起这个人,要不是别人转告,她都不知道有这人存在。
她不再问,转移了话题,道:“你去了那边,注意下,当初在陇西伏击我们的那批高手,那是首领左肩曾经被我伤过,那边的官场被常家把持的一定更狠,你千万小心。”
“守好南海,不让它成为常家退路,便再无顾虑。”宁弈道,“你相信我,我也信你能守好。”
“我还等你一起回京呢。”凤知微一笑,推他,“去吧。”
宁弈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掌心,一笑,随即决然转身。
远处宁澄跟了上去,他先前盘腿坐在假山石上,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着这个方向。那眼神有点空,有点凉,有点犹豫,有点不安。
两人的身影穿越层层枫红,渐渐消失。
就在园子外,南海布政使等三司,正等候着楚王车驾。
而在更远的城外,南海将军率南海边军十万,于迎风飞舞的旌旗和连绵如海的枪尖间,等候着征南主帅的到来。
就在昨日。
闽南将军常敏江起事,奉五皇子为帝,率军十五万起于闽南乔官县,杀县令方德祭旗,兵锋所指,连下五县。
朝廷急调一线边军,将镇守陇南道曹可冰、孔士良两部人马向西南推进,调南海边军十万布于南线,以闽南道钦差大臣、楚王宁弈为主帅,迎战叛军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