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57集剧情:纸短情长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8-08-13 14:55  浏览:
天盛长歌第57集剧情:纸短情长
 
凤知微瞟着那盒子,心想自己面具下的脸怎么有点发热呢,当然面上神情还是要不动声色的,语气也是要淡定无波的,随意拿过盒子,淡淡道:“劳烦燕兄带来,一路运粮来去辛苦,早点休息吧。”
燕怀石瞟了瞟她,忍着笑退下去,在门外遇着华琼,便伸手一拉她,道:“大人精神还好,你就不用去问安了,没的打扰别人兴致。”说着吃吃的笑。
华琼疑问的看他,燕怀石笑道:“嗯,我是发现我这位魏兄弟了,真正高兴的时候,就特别淡漠特别爱打官腔,这人啊,再英明睿智,逢上感情的事还是免不了别扭幼稚,这样也好,这才像十六岁的人嘛。”
华琼又瞟他一眼,终于忍不住,笑道:“你在开什么玩笑,两个男人,什么感情不感情的。”
“何必管是男是女?”燕怀石眼珠转啊转,似笑非笑,“你没渡过远洋,不知道有的国家民风十分开明,我十岁时随三叔去海外浦国,那里的男女在大街上搂了跳舞,那才叫风流呢。”
“是吗?”华琼脸上有悠然神往之色,“倒真想去看看。”
她看见燕怀石脸上有隐约汗迹,心中一软,取了帕子给他拭汗,燕怀石正说得高兴,不防她突然凑近来,眼前晃动的皓腕精致,衣袖香气淡淡,拂在脸上一阵温软,心中一震,下意识让了让。
这一让,华琼的手一顿,燕怀石立即惊觉,连忙一笑便去接她的帕子,道:“你有身子了,还要你照顾我,我自己来。”
华琼望着他,一笑,将帕子递给他,燕怀石心不在焉的胡乱擦了几把,犹豫了一下道:“母亲问什么时候举办婚期,你看……”
“等孩子生下来再说吧。”华琼默然半晌,道,“以你现在的身份,是要大宴宾客的,到时候挺着个肚子不太好看。”
燕怀石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有点感激的笑看她,道:“那也好,到时定要给你个最为风光盛大的婚礼,才不枉了你那一番祠堂溅血相救的恩德。”
“怀石。”华琼抬起眼,目光明亮直视着他,“我们之间,只有恩德么?”
燕怀石没想到她突然问出这么一个直接的问题,张了张嘴,一时间突有些心乱。
对面女子清秀洁净,不算绝色,但眉宇间英气超卓,是气质极为出色的女子,根本不像个女私塾先生,落第秀才妻。
而以他自小对她的了解,她配得上天下任何男子。
七岁他第一次知道母亲在尼庵,一夜跑出几十里赶去,扒着庵堂的院门求了一天尼姑们都不许他进去,他嚎啕大哭,是她闻声而来,当时八岁的她,指挥自家学堂的学生扛了把梯子,光天化日带着他爬墙头去会母亲,他在底下抱着母亲哭,她坐在墙头给他望风。
九岁他因为经常偷偷去看母亲,被家里禁足,当时母亲重病想见他,她孤身跑来,翻墙进柴房,拎一把菜刀砍断门闩,二话不说便把他拉了走。
十二岁,尼庵得了家主命令,不允许他再探望母亲,四面严加看守,她拿了把锄头,把尼庵西墙根的狗洞掏大,命令他钻进去,他觉得丢面子,不肯,她一脚踹在他屁股上,凶狠的骂他,“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,今日你钻不得洞,明日你就受不得倾轧,以后你在燕家,死了都没地方埋!”
他钻狗洞偷偷见母亲很多年,很久以后才知道,她钻的时间比他更久,在他还没找到母亲之前,她就是通过这个狗洞,每隔几天给常被饿饭的母亲送馒头。
……他从来都敬她,服她,感激她,祠堂被困时他听着门外她和燕家无畏的冲突,惊心动魄中热泪不禁夺眶而出,那声“娶不娶我”,他答得毫不犹豫,实为当时心声。
娶,一定要娶,否则他过不了良心那关,她是他的妻,认定了,便不再多想。
然而当这个问题抛至面前,他突觉茫然,娶,是义务是责任是必须,然后,其他呢?
他们是并不两情相悦的青梅竹马。
他们是被一场家斗纷乱撮合到一起的半路夫妻。
而在他过往二十年里,无数次听母亲训导,他是燕陈两大世家的后代,是燕氏尊贵皇族血脉的后裔,家世血脉,高贵尊荣,只宜配同样高贵的女子。
听得多了,似乎也就该是这样。
对面的女子目光清亮的望过来,一瞬间,多年间母亲的训导和她的相伴画面,在心中闪电交掠而过,他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华琼却已经再次笑了起来。
她笑声琅琅,将燕怀石一推,道:“确实是个傻问题,难怪问住了你,我也真是的,都快结亲了,还问这些做什么。”
“是啊。”燕怀石讪讪用帕子胡乱在脸上抹,“都快结亲了,都快结亲了……”
“去忙吧。”华琼推他,看着燕怀石逃似的远远走开。
她久久立在回廊里,扶着廊柱,看天际浮云四塞,游风涌动,看身后院子里凤知微急急忙忙将放在窗口的盒子小心抱走,又关起了窗,似是怕突然下雨湿了那盒子。
良久,她轻轻的,笑了一下。
==========
凤知微不知道回廊里燕氏夫妻有过这么一场至关重要的谈话,她关心的看着外面天色,想着顾少爷难得自己出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,不要被淋了雨。
燕怀石送来的盒子静静放在桌上,不是常见的玉盒,而是淡绿色的木质,有着天然的回风舞雪的美丽纹路,十分清雅,边缘烙着一朵金色的曼陀罗花,是宁弈披风上的式样,花叶妖娆,和木盒整体的清雅气质格格不入而又生出奇异魅惑,也像宁弈这个人整体给人的感觉。
这人……做个盒子都要搞成第二个自己,凤知微忍不住轻轻一笑,细细抚摸着触手滑润的木质,不过不得不佩服宁弈的眼光,相比于昂贵而俗气的金玉之物,这个盒子本身,就很合她的喜好。
盒子里,会是什么呢?
看这盒子,就知道不会是常规的首饰,或者是闽南珍奇玩物?或者是什么给她补身的灵丹妙药?或者就是个恶作剧,打开盒子蹦出另两个笔猴?
难为他统率大军,操心军务,竟然还有闲心给她置办礼物。
凤知微捧着腮,对着盒子,眼波流动,细细的想着里面会是什么东西,她并不急着打开盒子,觉得这份对着礼物,揣一怀淡淡喜悦猜想的心情,也很美。
这是她十六年来收到的第一份别人慎重送来的礼物,她要将这心情,延续得久一点。
半个时辰后,她终于体味得满足了,懒洋洋去开盒子。
手指按在搭扣上,微微用力,咦?没动?
往上掀,往下压,往左掰,往右扭……就是听不见那一声盒盖弹开的啪嗒之声。
凤知微这下不懒了,一骨碌坐起来,抓过盒子左看右看,随即嘴角抽搐。
这搭扣,根本不是搭扣,只是个假的搭扣状装饰,可怜她居然就这么被骗了!
凤知微哭笑不得抓着盒子,想着宁弈难得的恶作剧,眼神里泛起淡淡温软笑意。
将盒子上下左右摸了一阵子,发现这盒子竟然严丝合缝,只有底部别有洞天,开了条窄窄的缝。
这就是开口?
凤知微愕然看着盒子,心想这根本打不开啊。
看来灵丹妙药,首饰笔猴之类的猜测,都将破灭了。
底部那条缝,窄窄长长,凤知微看着那宽度,心中一动,将手指探了进去,隐约摸着果然是信笺之类的东西,很多,都竖插在里面,还有些别的,挤在出口,没法子一次性抽出来,只好先抱在怀里使劲晃晃,将里面挤在出口的东西晃散。
“啪嗒”一声,一封信笺落了下来,淡绿封面,印金色曼陀罗花,信封的纸质很特别,有点滑,很硬挺。
凤知微抿着嘴,望着那信,忍不住要笑,这人,真是想得出的法子!
然而又微微有些失望——这盒子里既然是信,那么想必便没什么惊喜了,宁弈眼睛不方便,自己是写不了的,而由人代写,大概也就是公事吧。
她怔怔看了信笺半晌,慢慢伸手拆了,剥封口的时候很仔细,像是生怕毁坏信封。
TA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