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分集剧情

《大宋少年志》初知秘阁真面目元仲辛亦正亦邪两面通吃

来源:大宋少年志电视剧  时间:2019-06-05 21:21  浏览:
大宋少年志》初知秘阁真面目元仲辛亦正亦邪两面通吃
 
小景安排的马车忘记拴马,马车在街道上乱窜,险些误伤行人,王宽施展轻功飞上马背,及时叫停了马,小景虚惊一场,非常感激王宽。
 
元仲辛和赵简来到一家客栈,进入房间后,赵简立刻恢复自己本来的泼辣性情,这个客栈里里外外都是赵简安排的禁军,赵简打算引诱大辽暗探进入客栈找元仲辛,然后将其抓获。
 
元仲辛对赵简安排的陷阱非常不屑,并断定大辽暗探绝不会踏进这个客栈半步的,要想吸引暗探,他应该每天在外面逛街,但赵简担心元仲辛不好控制,不同意元仲辛到外面去。
 
韩先生一直跟在元仲辛和赵简身后,但到客栈门前就停住了,他看出这些看似普通的客栈伙计,一个个都刻意隐藏身手,且眼神坚定有杀气,这绝不是一般客栈该有的情形。
 
韦衙内被神秘人抓到一个房间,无论韦衙内怎么问,神秘人就是一句话也不说,韦衙内想要闯出去,被神秘人的刀误伤,韦衙内气的用各种东西砸神秘人,但这人头都被砸出血,也一样不说一句话,不还手一下。
 
小景用黑布蒙上王宽的眼睛,带他来到关韦衙内的地方,韦衙内见王宽是被美女扶着进来的,而自己是被人强行押来的,心里顿时不平衡了,拉着王宽撒娇闹腾,王宽提醒韦衙内,他们两家是世仇,但韦衙内认为两家父亲有仇,跟他们这做儿子的没关系。
 
王宽整理韦衙内扔乱的书,书架后面突然出现一个老头,王宽并无太大波澜,韦衙内倒是吓了一跳,还说要让父亲杀了老头,但是他们是被蒙着眼来此的,此地是哪,老头是谁,一概不知,韦衙内一时语塞。
 
虽然来的时候蒙着眼,但是王宽凭借方向距离和心算,精确的推断出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大内崇文院,王宽超乎常人的记忆力,精确缜密的推算能力,令韦衙内和老头都吃惊不已。
 
老头名叫陆观年,领职秘阁,崇文院中堂秘阁,藏珍本孤籍,枢密院和中书省合谋,借秘阁之名,建千古未有之书院,遴选天下有才忠贞者汇聚开封,为大宋培养奇才,大辽虎视眈眈,夏国崛起,如今的大宋虽然看似繁华,实际已经到了危亡之际,秘阁培养人才正是为了扫荡风云,挽救大宋于风雨飘摇中。
 
王宽听完陆观年的讲解,便立刻决定加入秘阁,王宽在太学每样成绩都是第一名,若是加入秘阁,便要被太学除名,陆观年没想到王宽竟如此不慕名利,放弃功名,王宽只有八个字的回答:有幸报国,不负少年。
 
韦衙内本不想加入秘阁,但听到秘阁学院内男女都有,便也答应加入,秘但元仲辛能否加入秘阁,内部争议颇多,因元仲辛平日生活作风不雅,身边来往的人也都是三教九流,此人亦正亦邪,桀骜不驯,风险太大。
 
赵简不允许元仲辛在房间内靠近她,否则就拿弩箭吓唬他,元仲辛最后被逼得睡在地上,连被子都没有。赵简一觉醒来,发现弩箭被元仲辛偷走,赵简一肚子火气,没了武器只能顺从元仲辛。
 
元仲辛拉着赵简去逛街,半路上趁着赵简不注意,元仲辛溜了,元仲辛让人代写了四个大字:元某在此!然后举着牌子在街上晃荡。
 
不一会儿,韩先生便找上了元仲辛,并自报家门是大辽暗探,元仲辛一点不慌,还跟韩先生套近乎,一路为他介绍开封的风土人情。
 
元仲辛主动向韩先生交代了假花魁和客栈的埋伏,但是他不会抓韩先生去邀功,因为和韩先生作对他没有任何好处,他不会和赵简合作,也不会投靠大辽,他想要的是双赢。
 
元仲辛将赵简的背景告诉韩先生,这个姑娘可能是以后辽国暗探最大的敌人,所以他打算将赵简带出来,让大辽暗探抓捕立功,条件是事成之后要一万贯钱,韩先生只当元仲辛是贪财,只是讨价还价几句,便答应了合作。
 
元仲辛找了玩傀儡杂耍的怪老头帮忙,愿意将赵简的五万贯和韩先生的一万贯五五分成,但是老头极其贪财,要全部六万贯,元仲辛极不情愿,但此事重大,必须要有这老头帮忙,只能答应老头的要求。
 
赵简找不到元仲辛,便回去找陆观年,申请调派全城禁军搜捕元仲辛,但是被陆观年拒绝了,陆观年断定元仲辛一定会回客栈找赵简,到时候无论他说什么,赵简不要不相信,也不要太相信,静观其变。
 
元仲辛回到客栈之后,嬉皮笑脸地说自己本来想逃走的,但是路上被大辽暗探跟踪,他担心出城会有意外,所以还是回到了客栈,赵简一听,便主动说明日要和元仲辛一起上街,看看到底什么人跟踪。
 
元仲辛带着赵简到了城北瓦舍前的杂耍摊前,韩先生来到之后自报身份,赵简拖延时间想等援兵,却被元仲辛打昏,将其绑到染香阁。
 
韩先生将城外一处宅子的地契送给元仲辛,一万贯钱就埋在院子里,赵简大骂元仲辛无耻,卖国求荣,元仲辛故意一副生气的样子,准备杀了赵简灭口,韩先生赶紧拦住元仲辛,毕竟赵简对他还有极大用处。
 
小景带着王宽和韦衙内来到城北瓦舍,调查赵简和元仲辛失踪一事,韦衙内在这看到上次划伤他的神秘人薛映,差点动手打他,小景慌忙阻止,小景介绍了秘阁内部组成,秘阁共分为十斋,她和赵简、薛映、王宽、韦衙内便是第七斋的全体成员。
 
杂耍摊一带原本都是些无赖闲汉,都说当时没有发现异常,赵简身手极好,元仲辛也不会那么轻易束手就擒,且现场也没有打斗痕迹,二人失踪确实古怪,王宽看到杂耍的傀儡还在地上放着,说明杂耍人当时应该也在这,但禁军来时,并未看到杂耍人,所以此人最是可疑。
 
韩先生想要知道赵简在大宋的身份,以及大宋新建立的神秘组织,赵简要求他们杀了元仲辛,她必知无不言,元仲辛嬉皮笑脸地说想和赵简重归于好,赵简又让元仲辛杀了韩先生和掌柜,三方人在嬉笑间互相猜忌着,交易生死,这时有人敲门,老板趴在门缝上看,却吓了一跳,敲门的不是人,是一个傀儡。
TAG: